爱心人士为流浪狗撑起一个“家”,流浪狗

爱狗人士收养流浪狗后未拴养 致他人被咬伤

疑似咬伤售票员罗女士的是一条黄白相间的花狗。

律师:收养流浪犬是善举,但收养犬只伤人主人仍需担责

6月23日上午,一只黄白相间的土狗窜进位于成都金牛区成彭立交桥下的公交车调度场,将正在交班的售票员罗女士一口咬伤。

当地居民表示,伤人的犬只为当地一爱狗人士收养。而他一共收养了3条流浪狗 ,却任其四处奔跑,也没有为这些犬只设置项圈,以及绳索。

当地社区负责人表示,社区将再次对小区养狗者进行教育,并提醒养狗须圈养,否则将对这些犬只进行处理。

事发/刚准备下班公交售票员被狗咬伤

23日早上11点过,忙了一上午的售票员罗女士,回到848路公交车调度室,准备签字收工。可在她即将进门之前,一只土狗突然冲了过来,朝着她的右腿就是一口。

受伤的罗女士仔细一看,这只咬她的花狗她还有印象。“它的主人经常不在家,有时候我就把吃剩的食物倒在一边,让它吃。想不到它不亲我不说,还咬我。”当面前的土狗再次扑向自己时,罗女士下意识的一脚朝土狗踢去。伤人土狗见状便掉头跑开。

随后,罗女士拖着伤腿到医院进行治疗。“有一排牙印,伤口处还不断流血。”在医院里,罗女士打了7针狂犬疫苗,总共花了1800多元。罗女士说,她已经联系到狗主人赵先生,但双方却没能对医药费达成一致。对此罗女士表示自己已经报警,伤好后还会找狗主人进一步协商。

现场/小区院落有多只大狗均未圈养

当日下午1点,记者来到了事发地点—位于成彭立交下的一处低矮的平房区。

还没有走近该居民区,记者就听见一阵犬吠。一只黑色的狗趴在地上,不时发出低沉的吼声。约十分钟后,又一只黄色的土狗来到空地,与黑狗嬉戏,随后陆续又来了3只狗。其中那条黄白相间的花狗,便是咬伤罗女士的“元凶”。

记者发现,除了一只黄色大狗外,其他4只狗均未佩戴项圈,也没有进行圈养。路人行经 狗狗玩闹的地方时,大多避而远之。

随后记者敲响了赵先生的家门,但无人回应。记者尝试联系赵先生时,他的手机电话已呼入限制。记者多次发去短信,在截稿之前也没能得到回应。

居民/多条流浪狗被爱狗人士收养

居民李先生长期居住在这片平房中。李先生介绍说,伤人狗的主人赵先生是一位爱狗人士,他现在收养了3只流浪狗。但因为工作原因,赵先生经常不在家。

李先生回忆:“在家的时候,赵先生还能喂狗东西吃。但是不在家的话,这些狗就只能四处从垃圾堆找东西吃了。”由于处于放养,3只土狗经常在空地上来回游荡。而除了赵先生的狗,附近住户养的狗也大都实行敞养。

“进出都得小心点,怕被狗咬了。”当地居民王先生也向记者证实,当地犬只大多放养,让过路居民防不胜防。王先生证实,咬伤罗女士的花狗以前就曾咬伤过路人。

社区/不敢轻易打狗会督促住户圈养

当天下午3点,记者来到了沙河源街道新桥社区。说起辖区内这群敞养的犬只,该社区党委副书记谢磊直言很头痛。谢磊介绍说,社区每年都会贴通知,让住户把狗圈养起来,并且还会设点,让有狗的住户给犬只打疫苗。

但是在社区里,不少狗主人还是习惯敞养,导致这群“野狗”没有项圈、四处觅食。当地一位协警告诉记者,他们每年都参与过清理流浪狗。但对有主,却敞养的“流浪狗”最为头痛。

“不敢直接打死,万一有主人,就会向我们索赔。”这位协警说,他以前便有过教训。有次他执行任务,打死了一只脏兮兮,又没有项圈的狗,“谁知道这只狗有主人,还赔了200多块钱呢。”谢磊表示,社区将继续督促狗主人对狗实行圈养,并对犬只主人进行逐一劝诫。

律师说法

收养流浪犬是善举犬只伤人需担责

北京安博(成都)律师事务所的李林森律师说,爱心人士收养城市流浪动物本是善举,但饲养动物并非仅仅给它提供食物,也意味着需要承担责任。

李林森说,生命健康权是公民的基本人权,应当得到充分的尊重和保护,任何人不得无故侵犯。按照我国民法中的《侵权责任法》第78条规定,饲养的动物对他人造成损害,除非被侵权人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华西都市报实习记者杨尚智摄影报道

爱心人士为流浪狗撑起一个“家”

贵宾犬

做生意的陈先生为太原市600多条流浪狗 建造了一个“爱心家园”,成了市里的热门话题。包括荤素搭配的一日两餐、增强抵抗力的疫苗、绝育手术等,一个月这些流浪狗需要2万多元的“生活费”。

家住太原市的陈先生是一个普通生意人。他是近年来涌现出的“爱心救犬人士”中的一员。

走进占地15亩的太原市流浪狗爱心家园,30多间狗舍依墙而建,每间有几十平方米大小。院子里各式可爱的小木屋,志愿者们有的在喂食,有的提着喷雾器在消毒,有的在给狗“治病”,有的在为狗晾晒“被褥”。

近年来,随着犬只数量在逐年增多,犬扰民、伤人、随处便溺等社会问题也时有发生。以北京市为例,仅2010年就有3万多人被咬伤。为了排除隐患,中国很多城市相继出台地方法规加大对流浪犬的监管力度。

记者在太原市公安局限养中队了解到,由于犬类 留检站普遍存在人员和经费紧缺、场地受限等问题,社会上很多爱心人士成为犬只管理的重要支持力量。

“我们开通了网站和微博,随时公布这些狗狗 们的情况,并号召爱心人士过来帮忙和领养。”50岁的张维维说。她在成为这里志愿者前已是80多只流浪狗的“救命恩人”。如今,为了照顾这600多只流浪狗,她托个人关系拉了笔“赞助”,分别雇用了1名兽医、夜班执勤人、卫生管理员、狗死后无害化处理人员在“爱心家园”服务。

在太原一家大型国企上班的王晓媛从9月开始每隔3、4天就来做一次志愿服务。“狗是人类的伴侣动物,每一个生命都应该得到尊重。尽我们的努力,条件哪怕改善一点,都是一种安慰。”王晓媛说。(图片来源:pconline摄影部落)

流浪狗3小时咬伤20多人被警察击毙

文章配图:流浪狗

5月3日下午,江油市南郊太平干道,一只流浪狗,3小时接连咬伤20余人。警方接到群众报告后,一路跟踪,将流浪狗击毙。被咬伤患者注射了狂犬疫苗和狂犬病免疫球蛋白。目前,这批患者的病情基本稳定。

“时间大约是一点过,一个小伙子正从我们馆子门前路过,不知从哪里跑来的一只狗突然蹿上去,一口咬住他的腿……”昨日,太平干道中段一火锅店的女服务员提起恶狗伤人的事仍然后怕不已。

沿太平干道西行约100多米,是一所实验学校。“那只狗毛色麻黑麻黑的,像乡下农户养来看家护院的土狗。”校门口文具店老板江先生说,那只狗不声不响,突然扑上去咬伤迎面而来的一名路人,接着溜进学校大门,咬伤一名学生和校内建筑工地的一名炊事员和一名民工……

江油110指挥中心接到群众报告后,及时调动巡警和刑警一路跟踪追击,于当天下午3时许在江油市南郊的红庙村二组,将这只连伤数人的流浪狗截住,并当场开枪击毙。

“我们没有见到那条狗,无法确认是否为疯狗。不过,我们对前来求治的被咬伤患者均采取了有效的免疫措施。”江油市疾控中心免疫规划科负责人李女士说,3日下午在2时至5时之间,竟然涌来被咬伤患者22人,他们的口述显示,他们是被同一只可疑流浪狗咬伤的。疾控中心医务人员对他们的伤口进行清洗,并注射了狂犬疫苗和狂犬病免疫球蛋白。目前,所有患者病情稳定,反应良好。

主人带狗狗去美容 狗狗猝死